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历冬莲新闻博客资讯网

  • 首页
  • 体育
  • 特稿 为了讨个说法 我在出租屋度过蜜月

特稿 为了讨个说法 我在出租屋度过蜜月

发布:admin04-25分类: 体育

  第一,收到的房子和买时被告知的不符:说好的花园没了,说好的学校没了,说好的班车没了,说好的轨交没了,说好的产证年限缩水了,说好的交房时间晚了等等。

  买房对于所有普通工薪阶层来说,都是人生大事。出了问题,维权是理所应当的。在网易房产这个策划里,我们采访和调查了8个曾经或正在参与维权的代表性人物。他们每个人都是有着鲜明性格的个体。

  一系列采访过后,当我们想给“维权者”这个群体描摹一幅画像的时候,发现用“可怜无助”可能远远不足以形容。掺杂了各色的诉求和目的之后,维权者成为了一个复杂的形象。

 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这篇特稿,我们仅仅只是去观察维权者,作为维权对立面的开发商在此稿中的形象是比较模糊的。

  可怜的维权者一定属于大多数。他们往往是受制于买卖双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和自身法律知识的缺乏,对于自己应该或者可能获得的赔偿都无所知,通常很难达成维权目的,反而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。

  新婚燕尔的小熙依然住在出租屋里,尽管她和老公去年已经在上海购置了一套婚房。2018年12月26日原本应该是她收房的大喜日子,却被告知必须先追加支付0.6-0.8平方米的公摊建筑面积款,约3-6万元。小熙不是很理解,买房的时候不是已经付过钱了吗?为什么收房的时候还要再付钱?

  当被告知合同上有说明公摊面积差价多退少补时,部分业主选择了履行合同交钱收房,但还是有部分业主拒绝付款收房,要求开发商公示多出来的0.6-0.8平方米的公摊建筑面积是多在什么地方。小熙也觉得钱不能交得不明不白,于是就一起加入了维权阵营。

  三个多月以来,每天都辗转于公司、出租屋、和未收房的楼盘之间,疲于奔波。而每个月除了需要偿还18000元的房贷,还要支付“额外的”房租、交通费和其他各项生活开销。

  小熙告诉网易房产,他们(业主)每周都会有代表去机关拜访,也组织过集体到项目上维权。“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下着雪,物业在里面吹空调,而我们只能在室外维权,说多了都是泪!”

  事实上,公摊面积差价问题早有行业标准,项目开发商方面也给出了愿意承担50%费用的调解协议,但小熙仍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,并且对于合同早已明确的事项都以“自己不懂法律”为由拒绝履行。

  小爱是一名“沪漂”,在某软件和朋友的推荐下,租了上海某品牌公寓。签约的时候,面对一沓合同文本,她有些茫然。但既然别人都签了,她心想应该没问题,也就签了。未曾想几个月后,房东却找上了门,要求他们搬出去。

  直到这时小爱才知道,原来她签的这家品牌公寓背后的运营商出现了资金链断裂,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把房租打给房东了。

  “可是我们每个月都有交房租啊!”包括小爱在内的很多租客都拿出了银行扣款凭证,可是,眼前的一群房东却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租客的钱。

  原来小爱他们签的合同中包括了某“租金贷”产品,每个月他们以为自己付出的房租其实只是还租金贷的款,而拿了房租的运营商却在加大规模杠杆过程中遭遇了资金问题。

  如此一来,没有收到房租的房东自然要求与该公寓运营商解约,而像小爱这样的租客则成为了受害最深的群体。他们当中不少人不但被房东赶出来,还得偿还之前签订的租房贷款,毕竟租客的合同是和公寓运营商及租金贷公司签的,与房东并没有直接关系。

  小熙和小爱的经历都很可怜,她们都怀着美好的期待选择了一套房,可最终都陷入了合同纠纷之中。如果说小熙是没有弄明白维权的真正诉求,而扰乱了自己的日常生活,那么小爱则是没有看清自己所签署的合同而陷入了尴尬局面。无论如何,法律是平等的,当协议签订之时,也意味着契约的成立,不论是买房抑或租房都需想清楚,有条件时还可以找验房师、律师、专家等业内人士咨询。

  被煽动的盲从者也是维权者中很主要的一部分。他们往往是别人怎么做,自己就跟着怎么做,别人怎么说,自己也跟着怎么说。他们还没弄清自己真正的想法与需求,就已经跟着别人一起加入了维权的队伍。

  小丽买房的时候是2017年底至2018年初,当时市场上已经开始鼓吹楼市寒冬了,但是目睹过2016年房价快速增长的购房者们心中仍然犹豫不安。

  小丽是他们中的一员,她看中了上海宝山某个靠近市区的板块。在当时,一共有三个楼盘可供选择,其中均价最便宜的项目很快就被抢购一空。当小丽还在考虑之时,另外一个项目传来可能要卖70000元/平方米的消息。

  “当时觉得我买的这个盘营销做得还不错,还是品牌房企。反正另一个项目要70000元/平方米,我也负担不起。”小丽告诉网易房产,她下手的时候均价大概在50000元/平方米左右。

  这套房子位于整个项目的第三期,在全上海楼市限价的大背景下,预售价格与第二期差距并不明显。项目的西北角存有公墓,这是开发商早早就在售楼处做了公示的,而2017年7月普陀区还曾发布公示提醒距此项目不远处有一处62亩的湿垃圾处理(收运/中转)场。

  当时的小丽并不在乎这些。2018年上半年总价400-600万元的项目全上海仅40个左右,不少还是前期卖剩的尾盘,在这其中,位于外环以内的则更少。

  然而收房后不久,小丽就后悔了。尽管事先就知道项目西北角存在公墓,但没想到的是,透过自家的某扇窗户就可以直接看到这一公墓,这让小丽感觉有些渗人。

  而当小丽发现经历了一轮楼市调整之后,自家楼盘的二手房均价不升反降,跌到了46000-48000元/平方米的时候,开始真心觉得自己买亏了。

  就在此时,同一小区的部分业主恰好因为其他问题开始维权。消息传到小丽耳中,她对这个新家原本积累的好感已荡然无存,便义无反顾地投身了维权大军。

  小韩看中的是一套位于苏州某经济开发区的loft项目,项目层高达4.5米,面积约48-70平方米。这类项目可利用项目层高优势,通过挑高及隔层等方式实现实际使用面积的增长。小韩购入的这一项目用的就是复式挑高的模式,并在宣传时称可通燃气、用民用电。

  2个多月后,北上广深相继调控商住房,小韩买的这个loft项目也属于被调控的范围。虽然苏州并没有像北上广深这样严厉调控,但商住房在小韩心里的价值却是大打折扣。

  交房之后,一同验房的业主中有人提出这一项目的复式挑高隔层结构不安全,并以此为由拒绝收房。尽管项目方再三澄清房屋结构并没有安全问题,在那位自称“专业人士”的业主的执着质疑下,越来越多的业主先后加入了维权队伍。

  小韩本来就有些后悔,恰好发现有人在质疑隔层的质量问题,于是也加入了其中。

  小丽和小韩的遭遇更多与市场、调控大环境有关,他们在选择买房的时候也许并没有想到后来会遇到那么多问题。假设一下,如果小丽的房子在入手之后涨价了,那她会不会对那个自始至终一直存在公墓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?可惜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买的房子永远都会涨,自己买的产品永远是受市场欢迎的。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在做决定之时摈弃无谓的期望和幻想,也许很多事情会变得顺利很多。

  1998年到2007年被人们称为房地产的“黄金十年”。70后是“黄金十年”的最大获利者,他们中很多人靠买卖房产实现了财务自由。尤其是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,这样的人可能就在你我身边。

  2004年,维权还并没有那么盛行。买房子主要靠抢,交房时“你爱要不爱”。你甚至没有多一点多时间去思考。更重要的是,大量买房子的人,都是为了炒房投资,在那样的大背景之下,房子本身的质量甚少得到关注。

  小蓝就身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,2004年的时候她看中的房子只有5000-6000元/平方米,到2005年春节前后,已经涨到13000元/平方米。然而没等抢到房子的小蓝开心多久,2005年下半年,楼市宏观调控趋紧,该区域的房价最低跌到8000多元/平方米,而且不少还是带新装修出售的。如此一来,小蓝买的房子还没到手,每套房价格就“缩水”了三四十万元。

  这让小蓝难以接受,毕竟当时大部分人买房子是为了投资,房子降价?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2005年底,该项目开发商收到了包括小蓝在内89名业主的联名解约“通牒”,强烈要求退房,并声明将集体停止偿还房贷。

  退房理由当然不能是“因为房价跌了”,于是业主们找到了交房过程中的一些不完善之处,并把自己的行为叫做“维权”。

  这是某家开发商营销总遇到的故事。当时他们开发了某个别墅项目,整个项目都以高品质打造,无论区域、位置、装修品质各方面都不错。可尴尬的是,交房的时候车库的交付面积出现了问题——比原定的面积略小一些,个别业主开的车比较大,停放就遇到了一点问题。这是在建筑设计环节出的问题,可这是一个巨大的理亏。

  由于车库位置位于别墅的地下室,如果要对车库进行调整,等于整个别墅重建。于是开发商主动与业主们商议赔偿问题。

  可是面对开发商的协商,个别业主并不买账,他们狮子大开口,提出了要额外拿一套别墅作为赔偿。

  对于小蓝以及因为车库问题想要开发商赔一套别墅的购房者,在咨询了一些业内人士之后发现,其实很多律师并不认同他们的观点。因为房产纠纷的裁定标准基本都是以合同为准。一般来讲,只有出现重大工程质量隐患等情况,购房者才能成功退房,并且不是所有的房屋瑕疵都能成为正当理由,至于索赔则更多需要与开发商进行协商解决。而对于一上来就想要通过维权来获利的购房者,很多时候,他们所付出的时间及精力也是难以衡量的。

  走在上海的大街上,如果你“运气好”的话,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偶遇一个维权事件:小区门口拉着的横幅;墙体上“还我公正”的大字;甚至是售楼处门前一坐就是一天的人群,警察出动都赶不走他们。

  这话听起来或许有点矛盾,但事实上,维权者本身也有可能是一群老赖,他们有组织,有分工,不要到利益不罢休。

  小东与很多购房者不同,他买的是房子是样板间。有些项目的样板间是在样板区单独打造的,也有些项目的样板间就直接在项目低层的几间房间中进行装修打造。小东买的就是后者。

  由于是样板间,一切都已经装修好了,小东仅需拎包入住即可。可没曾想,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,这间房子出现了一些质量问题。

  项目方得知小东的样板间出现质量问题,第一时间就积极响应,并且承诺保证帮小东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完善,为此,还赔偿了小东在改造样板间期间因在外租住产生的额外费用。

  小东刚开始很开心,也觉得项目方很好说话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东发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,继而心态也开始发生了变化。于是他找到了媒体,要求曝光这一项目,并告知项目方,他的诉求是退房,再上1000万元的赔偿。

  面对这一诉求,项目方表示明确拒绝,并以“不实报道”为由向小东找到的媒体发出了律师函。当该媒体再次联系到小东核实时,他表示已经重新调整了诉求,房不退了,但是仍然要求500万元的赔偿。

  这个故事来自于某个媒体同行X老师。2018年,上海某项目尚未交房,该项目业主就已开始其维权的道路。这一项目的维权理由主要为捆绑精装销售、要求购房者升筹,以及未公开摇号等问题。

  很多业主表示,除了违规收筹、升筹以外,该项目在开盘时以及与业主签订合同的过程让他们难以接受。为此,业主们找到了X老师,要求曝光这一项目。

  X老师秉着公正的态度,对整个事件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,发现该项目的确有令人质疑的点,于是连夜成稿并与业主核实关键问题。

  谁曾想,业主们拿着X老师准备发稿的消息作为自己的筹码,与开发商进行谈判。在谈判过程中,开发商给予了这些业主满意的结果。

  于是,在X老师的稿件发布前夜,十数名业主轮番给这位同行打电话,要求他撤稿不发,而他认为自己的稿件符合事实依据,也有各方回应及观点,符合发稿标准。

  然而这十数名业主却坚决表示不准X老师发布这份稿件,并威胁说“如果因为你的稿件导致开发商答应的条件反悔了,你要负主要责任。”

  “我当时就决定,从此以后再也不做这种维权的稿子了,辛辛苦苦调查采访了那么久,连夜给他们写出来,最后十几个人轮番给我打电话逼我别发,搞得里外不是人。”X老师回忆起往事,对网易房产倒了一肚子苦水。

  网易房产在写稿过中调查到,在上海甚至有着这样的维权组织。他们有分工——连在哪里拉横幅,怎么拍完照快闪都有明确安排和流程。甚至有的人手里拥有几乎所有主流媒体记者邮箱,在维权时统发文件、照片与视频,“专业”程度不亚于一家公关公司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